当前位置:奢侈品回收 > 奢侈品专栏 > 正文

时尚的意涵正在悄悄改变?设计师洪威宇:视觉呈现不再是一切

作者:叮当奢侈品回收网店 2021-02-26 16:19

  提起自己开始制作永续时装的起点,洪威宇谦虚地表示,那其实是个偶然的机遇,「2016年,阿里巴巴与杭城市时装周邀请我参加春夏季时装秀,当时我正在整理工作室里的用不到的样品,觉得这些服装非常可惜,因为每一件作品,从初期的发想,中期的打版、制作,以及后期的行销,其实都耗费了非常多的精力,但过了一、两季后,它们就成为工作室的摆设。」洪威宇表示。

  「我认为,设计不只是制造美丽的产品而已,它还可以解决问题,透过我的双手去提升物品的价值,但是保留了大量样衣,让我觉得自己好像背离这个精神,所以当时我就开始思考,该如何给予这些服装新生命。」他说。

  

时尚的意涵正在悄悄改变?设计师洪威宇:视觉呈现不再是一切

  洪威宇希望藉由打破永续时尚总是很朴素的刻板印象,让更多人接受永续时装的概念。从设计端减少浪费。

  洪威宇解释,其实许多做永续时装的设计师,最初的都是从改造自己累积的成品开始重组、改造,但在实务上,时尚产业所产生的浪费,绝非仅止于设计师工作室里穿不到的样衣而已,因为在大量生产、大量消费的现代经济体系中,制造端生产超越出市场需求的原材料、产品,早已是业界常态。

  

时尚的意涵正在悄悄改变?设计师洪威宇:视觉呈现不再是一切

  「服装产线前端的浪费是非常可观的,在大量生产的体系里,常态是客户下单100件,厂商制作120件,原本下单订购的布料是300公尺,但实际送进工厂的却有500公尺,所以在生产的过程中,不仅会剩下大量的样衣,还会产生大量的库存面料。」洪威宇说,「而设计端该思考的,是如何运用版型来减少浪费的产生,这才是在二手再造之后,时尚界应该留意的地方。」。

  

时尚的意涵正在悄悄改变?设计师洪威宇:视觉呈现不再是一切

  如何看待奢侈品品牌销毁多余库存这一普遍现象。

  分享的贴文于PDT 2019年4月月8日上午2:45张贴。

  
 

  衣着美vs.着衣美。

  设计师该如何运用版型来减少布料的浪费?洪威宇从东方的传统剪裁中寻找灵感,他表示,东方与西方传统上,对于服装剪裁的态度是相当不同的,东方讲求的是「衣着美」,意即服装本身即是一件艺术品,西方则讲求「着衣美」,意思是服装必须要穿到人的身上,与人体搭配产生出轮廓,作品才真正完成。

  「东方传统服饰,例如和服、汉服,在制作时对人体的想像,经常是平面的,所以版型以方形剪裁为主,再搭配围里、绑带,如此一来,也比较不会生产零星的废弃布料。」洪威宇表示,「比方说,今年2月我们与上海The RCollective合作的联名系列,就使用了很多东方拼裁的概念,虽然主要轮廓与一般常见的成服没有太大区别,但在剪裁时,我们采用了方形的零废弃版型。」。

  树皮布:代表台湾文化脉络的工艺。

  除了开发零废弃版型,自2015年起,洪威宇开始在服装系列中,使用由构树皮加工制成的树皮布,之所以会选择这种面料,是因为他认为,树皮布是值得台湾设计师深入发展的工艺。

  「树皮衣,是把剥下来的构树树皮,透过锤敲、水洗去延展成面料,然后再缝制成服装,它是在人类在发展出纺织技术前,已经出现的古老面料,也是台湾的原生工艺。」洪威宇说。

  「我认为,新一代的设计师,要思考的是我们从何而来的问题。」洪威宇表示,「多数人在被问到台湾的特色是什么,通常会回答夜市、槟榔西施、阿里山、日月潭,但是这都没有触及台湾的自我文化,而我认为,树皮布是足已代表台湾这个岛屿文化脉络的工艺。」。

  构树的树皮约有0.3至0.4公分厚,在经过锤敲、水洗延展其纤维后,不仅轻薄如纸张,还可以展现特殊的纹理。树皮布,一般被人类学界视为是南岛语族的重要文化特色,根据台湾大学森林暨环境研究学系副教授钟国芳2015年发表的长期研究,在经过大规模调查与基因分析后,科学家发现多数太平洋岛屿的构树,起源地正是台湾南部,这间接证实了台湾是南岛语族的发源地。

  于PDT 2019年7月月21日下午3:07张贴。

  
 

  「可惜的是,台湾因为轻重工业发达,树皮布工艺早已式微,今天如果在时尚界提到树皮布,大家一般会想到乌干达,因为那里仍然有生产聚落,这让我觉得非常可惜。」洪威宇说。

  洪威宇表示,目前时尚界在材质上的创新,主要有两个方向,一是将纺织与科技结合,二是持续探索传统工艺,而树皮布的弱点,是它无法大量生产,但即使如此,他认为这种面料,仍然极具发展价值。

  「我觉得它承载了台湾这岛屿的自然与文化记忆,所以作为一位寻找台湾本土原生价值的设计师,树皮布对我而言,是非常独特的。」洪威宇说。

  于PST 2020年3月月7日上午3 :46张贴。

  
 

  荷兰:对时尚的另一种想像。

  洪威宇毕业于辅仁大学织品服装学系,毕业后首先前往中国工作,2018年前往位于荷兰Arnhem的ArtEZ艺术学院深造,目前也在Arnhem经营个人品牌,被问到前往荷兰发展的动机,他回溯起自己走上时尚之路的初衷。

  「而会选择去荷兰,是因为在荷兰我能做更多我想做的事。」洪威宇说,「很多人对时尚的刻板印象,就是衣服、饰品、造型、妆发、设计师、时尚杂志这些事物,但对我而言,时尚真正有价值的地方,是我们如何透过自己的双眼去看待世界,如何透过服装、饰品、媒体各种媒介来影响他人、与社会交流。」。

  于PST 2019年12月月15日上午5:55张贴。

  
 

  以迪奥先生先生的「New Look」为例,洪威宇表示,NewLook之所以成为经典,其实并不只是因为它的美学成就,更大的因素是在它发表的1947年,欧美民众经历了多年的战争与萧条后,透过这个计华丽的形象,重新找到对美好事物的憧憬,「而我想做的,就是这种能带来正面义意的设计。」。

  与英美、法国与意大利等时尚大国不同,洪威宇表示,荷兰的时尚文化相当独特,「他们做的是真正的慢时尚,而且落实到生活之中。」。

  「到了荷兰之后,我发现荷兰没有我们认知中的成服品牌,但有大大小小的订制服工坊,规模小的有时只有十几个人,在反复地与客户沟通的过程中,慢慢完成作品,这样可以建立人与物品之类的关系。」他说。

  现在洪威宇的永续时装已不是样品再造,而是与荷兰当地工作室合作,或采用工厂的库存面料来制作服装。当代时尚的价值。

  除了慢时尚之外,充满包容的荷兰社会,也给了他许多启发,洪威宇表示,最初邸达荷兰时,他由于不熟悉当地语言且没有熟识的朋友,经常会感到相当孤独,但在制作2020春夏荷兰永续时装周的系列时,藉由与荷兰当地的社福机构合作,他为年长、久病初愈、更生人等提供绘画、棒针、勾织、刺绣等艺术治疗项目,开始感到自己逐渐融入了当地社会。

  「原本这个项目的目的,是想透过绘画,来抒解他们的压力与过去受到的负面影响,后来他们看见我们在做刺绣,觉得很有趣,于是请我们教他们制作,藉由刺绣、棒针等手工艺,他们可以自行制作一些单品送给亲友,借此获得成就感。」洪威宇说,「这种藉由双手来帮助他人的作法,我认为是未来时尚可以思考的方向。」。

  「这种对时尚的认知,与十、二十年前非常重视视觉呈现的Alexander McQueen、John Galliano、NicolasGhesquière等在造型上争奇斗艳的明星设计师很不一样。」洪威宇表示,「我认为,对当代设计师而言,回归到设计背后的价值与故事,是可以尝试的方向,或许这件单品的款式没有很独特,面料也没有很新颖,但如何透过设计来为特定群体,以及我们相信的理念发声,是许多人努力的方向。」。

  【可持续发展】荷兰趋势专家Li Edelkoort指未来将现三项重大转变。

  于2020春夏荷兰永续时装周及伦敦时装周Fashion Scout发表的Weiyu Hung2020订制服系列,结合了来自台湾、印度及荷兰的珠饰、刺绣、勾织与针织,是时尚作为跨越文化构通媒界的成功范例。采访编辑:BeautiMode
图片来源:Weiyu Hung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关于叮当奢侈品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