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奢侈品回收 > 奢侈品专栏 > 正文

章子怡一见锺情的浮夸耳环90后宅男「反极简主义」

作者:叮当奢侈品回收网店 2021-01-26 15:22

  当时从剧组回来以后,马不停蹄做一些头饰的创作,但最终我发现它很难被现代人佩戴、使用。现代人会觉得这个东西离我的生活太遥远了。

  1993年出生的于庚艺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,是一名珠宝设计师,也是戏剧头饰创作者。东方的传统曲艺、宗教文化、西方古典主义戏剧、未来科幻风潮,这些看似毫不搭界的元素,在他手里被融为一体,章子怡在选秀节目中佩戴着他做的耳环出镜,让众人啧啧称赞。

  一条第一次听说于庾艺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那时候他刚刚结束剧组的工作,开始埋头自己的头饰创作。随后的一周,我们在北京见到了他,并且向他发出采访的邀请,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「我还没有做出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作品……」。

  

章子怡一见锺情的浮夸耳环90后宅男「反极简主义」

  「极简风大行其道的时代,我想要做个忠于自己的极致华丽主义者,我就是想让大家一看,就知道那是于庚艺的作品。」。

  随后,一条与庾艺一直保持着联系。3年间,听说他也做过广告策划、品牌公关,但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自己最初的梦想,坚持做手艺。庚艺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,只要拿起绣线、串珠往工作台前一坐,他能连着熬夜好几天。再次见到庚艺,他的工作室已经从北京市区搬到了通城市,他说自己平时也不出门,也不社交,住得远一点也好更安心地创作。

  

章子怡一见锺情的浮夸耳环90后宅男「反极简主义」

  「极简风大行其道的时代,我想要做个忠于自己的极致华丽主义者,我就是想让大家一看,就知道那是于庚艺的作品。」。

  

章子怡一见锺情的浮夸耳环90后宅男「反极简主义」

  我是于庚艺,是一个极致华丽主义者。大学念的是北京电影学院,大一的时候有一门课程「历代发饰研究」,其实那是个非常不被重视的课程,主要就是让大家了解一些道具、制景方面的工作流程。最初老师讲解这门课程时候的课件,就是影视剧里人物的服装造型图,还有比较中式正统的各朝代女性服饰参考图。

  那节课后,我就开始回去疯狂地查找数据看,不同时期、朝代,无论东方、西方的戏剧头饰我都翻了个遍,同时也接触了很多欧洲时装设计师的作品。印象特别深刻的,是看到服装设计师伊夫.圣罗兰的《梦回东方》系列。听说他以前在自己的床头摆满了佛像、中国水墨这些有文化象征性的东西,然后在梦中寻找自己的设计灵感。他作品中有特别多的东方元素,可实际上他一生只来过亚洲一次。

  圣罗兰作品中的东西方融合,给了我特别大的启发,只有打破固化思维才能做出与别人不同的设计。所以你看我的头饰作品,很难去定义,这是东方或者西方,所有的技法、元素、材质、都是融合着来的。从那时起我的内心也开始坚定说,这将是我愿意付出一生所坚持的事业。

  叶卡捷琳娜二世也曾将其取名为「a larusse」,风靡于18世纪上流贵族的宫廷舞会。这件头饰在制作中下了很大的功夫,这是我第一次尝试钉珠技法做的,所有的珠子全是一颗一颗手工钉上去的,然后我还根据自己的喜好,绘制了些中式纹样在上面。

  它是没有任何的朝代,或者是东方西方的一些界定的,它只是我脑中幻想出来这样一个比较有点像科幻人物,但是它又是带一些中式元素的这样一个人物吧,所以我上面用到了很多羽毛,让人想到跟祭祀有关的感觉,旁边我用手工窝的那些轮毂金色的一圈一圈的东西,带有一些科幻的元素,我把两者结合起来。

  我上面用到了很多羽毛,让人想到跟祭祀有关的感觉,旁边我用手工窝的那些轮毂金色的一圈一圈的东西,带有一些科幻的元素,我把两者结合起来。。

  其实独立做头饰创作之前,我在剧组工作过好久。只是剧组的工作只需要东西美美的,并不会太注重细节,而且为了节省预算,剧组通常是上一部戏用完的道具拆了再经装给下一部剧用,那这是我觉得挺可惜、无奈的地方,后来索性就不干了。

  我是一个对作品完成度极其严格的人,所以说每一个创作,我都是希望用最好的材料、花足够的时间,去把它做到极致。

  做一件头饰创作,一般都在半年左右,完完全全的手工制作。我从来不画任何手稿的,也不会界限自己一定按照什么方式做,但是会在心中设定一个人物形象,她大概的人物经历、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这样。

  那真正动手时,所有头饰都是从最初非常小的一个配件开始,甚至所有发包内部定型用的轮毂,都是我用钢丝一点一点凹的。轮毂外面其实要包什么样的头发,什么样的发质什么颜色,那都是根据想象中的人物角色来设定。

  很多金属的部分配件、发簪,我会先画完整的一比一的细节图,然后找老师傅帮忙纯手工刻出来,一般都是铜质或者银制的。真的,每一个步骤我都不会偷懒。

  技我觉得大部分创作没有特别界定说,比如说一定要是东方或者西方,或者说可能会把在西方的人物造型中融入中式的技法,然后又有一些中式的一些头饰里面,加入一些很多西方技法,法式钉珠结合中方刺绣之类的。

  这些金属配件全部都是我去收的老的配件,所有辫子上面头发轮毂都是用手工编织出来的,串珠都是手工串的。它的背后有两条丝带,是清代的后面头饰的那种,我把它嫁接到这样一个头饰上面。同时你看着它,又很容易令人联想起Natalie Portman在《星球大战前传》中所饰演的阿米达拉女王的惊艳造型。

  这个头饰大概50斤左右,很重很重,做出来以后是没有任何人佩戴过,之前有颇多拍时装片的摄影师想借它拍时装片,但最后大家都放弃了。

  其实离开剧组再创作头饰,我已经没有在考虑人物佩戴的问题了,我只想把它做到一个极致美和华丽的感觉,至于是否有人愿意买它,是否可以佩戴,那都不重要。我希望它们能像是艺术品一样放在那里被静静欣赏。

  整个个头饰最灵魂,最重要还是设计者的想法:怎样把很多细小,本来是零散的配件组装出来,变成复杂、先锋感的头饰,这是最难的。

  当时从剧组回来以后,马不停蹄做一些头饰的创作,但最终我发现它很难被现代人佩戴、使用。现代人会觉得这个东西离我的生活太遥远了。所以我中间有做过一些面向市场的中式婚礼上佩戴的华丽配饰,但因为客人的想法和我的设计初衷出入还是挺大的,那我又是很坚持自己的人,后来索性也就放弃了。

  那时候时候我就思考说,不如自己来设计首饰,把自己锺情的戏剧感、华丽美运用到耳环和配饰的设计中。这样既能被使用,又延续了自己的个人风格。

  我当时第一个系列是《雨后花园》,那是我去京都的时候,看到在一个非常有名的日式庭院,我到那了以后突然下起了雨,整个庭院在雨中发光,特别美。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忘不掉那个雨水打在花瓣上、很多滴露的画面,所以就试着用自己仅有的技法把那个景还原做出来。

  耳环上有很多细节,比如那些手工钉珠的花朵上,我加上了珍珠,有点像雨露在花上的感觉,还有很多鑽,就像水滴被太阳直射时会闪闪发光的感觉。

  当时不愿意放弃大头饰风格,所以我把耳环做到极致的夸张,极致的繁复,完全的手工串珠而成,用了非常多的工艺。

  当时其实是机缘巧合,一个朋友把我的作品集拿给章子怡看,她当时一眼看中了这副耳环,刚好之后几天后她有某个综艺节目的录制,就问说能否佩戴。

 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同时,我们工作室里并没有现货,时间也已经很赶了,距离节目录制就两天时间吧,于是我就想说索性用手上现有的材料,重新做一副,整整做了一夜,大概花了9个小时。不过最终效果是非常好的。她穿了一件非常简单红色的打底,耳环是绿色和黄色结合,所以颜色非常互补。

  做首饰,珐琅是我特别重要的一个元素。现在看到首饰表面带颜色的,都是师傅用手工一点一点画上去的,最后再烧制出来的,我们每个首饰上面会分4到5个配件,然后这4到5个配件都是需要单独制作,这是机器代替不了的全部纯手工完成的。

  戏剧感是我所有设计的核心的元素,也是我的DNA。如果它变得非常日常、非常流行的话,就不是我自己的东西了。

  其实我的首饰刚出来的有一段时间,特别受关注,接到好多订单,那时只顾着开心并没想到人力根本达不到,工作室就4个阿姨和我一起手工做,每天拼命赶工,但最终好多客人还是因为出货时间慢取消了订单。同时又因为制作时候比较着急,质量上也都大打折扣,不得不全部重做,损失挺惨重的,那时候好几个朋友劝我,找工厂代工做些简单的设计吧。

  但那段艰难的时期反而让我沉淀下来,相比名气、赚钱,按照流行和喜好去讨好客人,我还是更坚持自己的设计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关于叮当奢侈品店